心理罪,方邰方
老九門,主副八

跳槽了副八,看到這篇我更堅定了

就只是希望有人能好好疼八爺阿

张副官你媳妇儿真好吃:

关于佛二副八的碎碎念

佛爷是个很强大的人,不仅强大,而且强势,大概是肩上担子重,久而久之就有点自我中心的倾向,不是利益自我,……啊语言太苍白不知道怎么表达,总之大概就是“我说这样就是这样”这种感觉,不是蛮横不讲道理,唔,该怎么说好,大概就是有些霸道。他的霸道是讲道理的,不过讲的是他张启山的道理罢了。

打个比方,就是白金蓝黑那个梗,如果佛爷八爷副官三个人同时看到了那条裙子,佛爷和副官看到的都是蓝黑色,而八爷瞧着是白金色,三人争论起来,佛爷肯定坚持是蓝黑色,而且内心根本不会考虑“这条裙子到底有没有可能是白金色的”,而副官,绝对会照顾八爷情绪,(单就性格而言不提副官'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的背设)无论会不会说违心话,但起码会说些哄人的话


在佛二副八这四个人的小圈子里,张启山毫无疑义是头儿的角色,他地位本领都高不说,他的性格更是决定了这一点。不知是不是我过于敏感,很多次四人一起下墓,总觉得佛爷和二爷更在意彼此的感受和看法。印象中有几次,佛爷有了什么想法或是有了什么发现,独喊了二爷,而没喊八爷。
恕我直言,总觉得佛爷用平视的目光看待的,只有二爷。这么一想难免脑洞大开,又觉得佛爷起初有事就找八爷,是不是因为二爷为了丫头立誓不沾祖业,尊重二爷不便去寻,才找了好说话的八爷。

副官是他下属年纪又比他小,同时又是张家人,佛爷以上司兼兄长的眼光看副官倒也合情理,同时以佛爷淡漠的性子和所处的环境,真的拿副官当一个得力手下看待,也并没有什么。

但是对八爷的态度就耐人寻味了。佛爷独身从日本人的武馆里救下八爷那一遭,说得好听颇有些英雄救美或者为朋友两肋插刀侠义味道,说得难听,也就是我的第一感觉,这纯粹也就是个社交手段。(既不太清但是印象中是)佛爷与八爷好像是那一次才算成了朋友,既然之前不甚熟悉,那么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别人的生命中,一开始就奠定了两人不对等的关系,是不是太过刻意而生分。心里总觉得膈应。

(此处解释一句,我并不是觉得佛爷多么多么不好,佛爷有佛爷的魅力,只是我不是尹新月,没法子被他有魅力之处迷得死去活来,偏偏被他性格的缺陷之处刺到,我敬他亦悯他,但实在没法子喜欢他。)

起初觉得“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调调也挺有意思,坐电视前还yy了一阵子,可是后来有了对比,瞧瞧人家张副官,多会疼媳妇儿,赶紧跳了副八。跳了之后仔细琢磨,副官其实真的是更适合八爷的人。哪怕就单论作为朋友,与副官相处绝对比与佛爷来得轻松。至少他对八爷是平视的。

副官虽然有时候表现得腹黑,但是看得出是个真·暖男,会在意八爷的感受,能站在八爷的角度为他着想,会体贴照顾人,简直从内而外都是好男友典范。有的时候想想,真的,还好有副官,如果就佛二八三个人一起下矿,得,佛爷一句“二爷你来看看”,二爷一句“佛爷你怎么看”,八爷一个人搁那儿一跳一跳的,当真有些凄凉。还好有副官,八爷蹦跶蹦跶或者撒娇哭累或者装神弄鬼,副官摸一下也好踹一脚也罢,总归是有个人把他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不至于叫人看着都心酸。

撒娇耍赖,掐腰自得,闹腾总是给人看的,没见过八爷自己一个人走路也能胳膊一甩往那儿一站一口一个我走不动啦有没有人背我呀,是吧。
幸而有副官。
唉。说得多了脑子里就乱了,说不下去。
截了这两张图,心中颇为感慨。
佛爷大概也会说“老八注意安全”,但面上必然是一如既往的不动声色,心中也未必会起波澜,而副官,一句简直像客套一样的话,却因心底的真诚的担忧变得格外动人。
这大概就是我那么吃副八的原因吧。
不仅仅是可爱。

我眼中有你,口中有你,心中有你。
我看着你,需要时,弯下腰或者踮起脚,总要与你平视。
我和你说话,是围你而说,为你而言,绝不独抒己见。
我心中想你,便是想你忧喜,念你安患,怎能为己而思。

评论(1)
热度(98)
  1. 叶钊张铭恩的小迷妹 转载了此图片

© 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