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罪,方邰方
老九門,主副八

【副八】宠物

有沒有這麼巧我今天手機吊飾剛換了只小白狐wwww

正是為了畫狐狸副官掛的www

申小爷:

仍旧是个小脑洞,文笔不好,见谅。

————————————————————————

小满最近有个烦恼。

他看着太师椅上的八爷抱着一只白色小狐狸,正睡着正香。皱皱眉头,拿着毯子想给八爷披上,又不敢靠近。因为,这只小畜生只跟他八爷亲近,旁人靠近就会竖起耳朵,眯着眼睛,那凶的哦,比五爷家的黑背还彪悍。

说到这个小东西,是前几天张副官送来的。八爷看着喜欢,就留在身边了。

正犹豫着,小东西眯起眼睛看着小满,眼神里充满戾气,吓得小满讪讪的退后,心骂,这小畜生。

忽闻屋外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便出门。

“张副官好。”小满见是张副官从车里下来,忙打招呼。

“嗯,八爷呢?”见着小满,张副官点点头,边向屋里走边问。

“我们爷睡着呢。”小满道。

张副官笑了笑,摆了摆手,轻手轻脚的走向香堂。

小东西听着动静,抬眼看了一下,见着是副官,懒懒的转了头,往八爷的怀里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副官皱皱眉,想着这小畜生倒是会找地方。

转身接过小满手里的毯子,披在八爷身上。

小满看着这就不高兴了,这小畜生还分人是吧。知道张副官不好惹,专找自己欺负。撇撇嘴,去香堂打扫去了。


张副官搬了个椅子,坐一旁安静的看着八爷睡着的眉眼。感觉这人就睡觉这会儿还能安静点。安静的样子,还挺好看。

小狐狸也睡着,不时抖抖耳朵,样子也甚是可爱。难怪八爷会喜欢。想到这勾起嘴角,回忆着之前八爷跟他说喜欢狐狸的时候。


那日,佛爷大婚,九门都到齐给佛爷庆祝。大家都喝的多了点。

八爷喝了不少,白皙的脸上都透着红。笑的眼睛都弯成一道月牙,露出梨涡,小虎牙一晃一晃。

“副官,你在这啊。”八爷脚下一软,扑在副官身上。

张副官忙接住八爷,双手架住八爷,怕他真摔了。

“八爷,怎么喝怎么多?”

“佛爷成亲,高兴呗。”说着笑着还晃着。酒气随着温热的呼息吹得副官耳朵痒痒的。

“是是是。”像哄孩子的语气,把他架到阳台边,让他坐台阶上醒醒酒。脱下自己的军装外衣披在八爷身上,想了想,也坐到他身边。

八爷直接靠副官肩头。开心的说着酒话。

“看着佛爷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成了亲,我这心里啊真替他开心,佛爷他啊...嗝...”

副官任凭他靠着,心想,这是喝了多少啊。

“知道八爷替佛爷高兴着,但是也不用喝这么多吧,喝多伤身体啊。”副官皱皱眉,把已经滑落一半的外衣重新给他披好。

八爷笑着,看着天上的月亮。月圆,人团圆。这样的日子能一直过着,就很好。

月明星稀,柔和的月光映在八爷脸上,染上淡淡的光,美的犹如神谛。副官心想,自己也是喝得不少吧,怎地感觉醉了呢。

楼下的吵闹欢腾,此刻阳台安静。

“别说,佛爷就是气派,今儿的酒是真好,我真喜欢,还有厨子做的饭菜也是很好......”八爷继续着酒话。

“酒也喜欢菜也喜欢,那八爷还喜欢什么啊?”副官也是借着酒劲,话多了起来。

“我啊......”八爷转过头,看着副官,笑着,捏了一把他的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一把,才收手。“最喜欢小狐狸。”说罢,笑着露出了小虎牙。“白白的小狐狸。”

狐狸?副官纳闷,这九门的八爷喜好还真是不一般。这狐狸倒是哪都有,但是白色的狐狸应该挺难找的吧。心里盘算着,去哪给八爷弄这小畜生去。

这边,八爷也是喝多了,靠着副官的肩头,睡着了。

副官看着睡着的八爷,没办法,叹了口气。把他背起,也没开车,直接背回了八爷家中,安顿好了才要离开。走时还不忘提醒小满明儿早上给八爷煮醒酒茶。


几个月后。

八爷纳闷着接过副官递给自己的小狐狸。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副官勾着嘴角,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等待着八爷的反应。

这白色狐狸还真难找,副官放在心上,却也找了几个月,才找到。

毛色光亮雪白,小小的一团,看着也是满心欢喜。

“八爷?”看着八爷没反应,副官也是疑惑。不是他说的喜欢白色的狐狸吗?怎么如今拿着了,没任何表情呢。

八爷在大脑中反复搜索着关于这狐狸的信息,许久,才想到怎么回事。

幽幽的低头叹了口气,马上抬头露出平时的笑容。

“小狐狸啊,真好真好。”

“八爷喜欢就好。”副官看着八爷的笑,忽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笑着说。

“进来喝杯茶吧。”八爷让出路让副官进门。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副官说着,笑着就要离开。

八爷看着副官开车离开,再看看怀里白白的一小团。轻声道:“呆瓜。”


副官回忆着,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

“呆瓜,笑什么呢?”这边,八爷已经醒了。

刚睡醒就看着这呆瓜坐自己身边发着呆,还笑着。

“八爷,你醒了。”

怀里的小东西抬抬头,明显是不满自己睡的好好的,有这些个动静,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

“好了好了,继续睡吧,小呆瓜。”八爷好脾气的抚着小东西的毛发,安抚着它继续睡觉。

副官看着八爷温和的抚着这个小畜生,没由来的不耐烦,伸手把那一小团抓起,扔到自己腿上。

小狐狸这下是真的不爽了,张嘴去咬副官的衣服。

“这八爷给你惯的......没规矩了是吧?”副官一手拎起小东西后脖子,把它拎到眼前,怒视着它。小狐狸忙用小短腿要踹副官。

八爷看着这一幕,没忍住笑了起来。

听见八爷笑,副官一失神,被小东西咬了一口,松了手,怒目瞪着它。

小狐狸满不在乎的回头看着他,悠哉悠哉的走到八爷身后的火炉旁,继续睡觉。

“我看看,咬坏了吗?”八爷笑的更厉害了,还不忘看看副官的手。

“没事。”副官看着八爷握着自己的手,愣愣的说着。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会好好教训它的。”看着张副官还生着气,八爷好脾气的劝着。

八爷笑的好看,什么脾气都没了。

“哦,对了,我今天来是来送桂花糖的。”副官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几个盒子。

桂花糖?八爷又纳闷了,偏着头,又想了想,原来是前几日街上遇到副官时多说了一句这桂花糖味道真甜。摇摇头,心想,以后可能不能乱说什么好,不然这小小的香堂指不定会堆满些什么东西。不过,这几大盒子的桂花糖......真是呆瓜。

“那...我就先告辞了。”副官想想,也真没什么理由再赖着,便起身要走。

“嗯嗯,等下。”八爷把副官买的桂花糖拆开,先送自己嘴里一块。然后又拿出两块放到副官嘴边。

八爷看着副官张嘴接下糖,腮帮子鼓鼓的,笑出了声。

“八爷.......”嘴里都是糖,话也说不清,轻皱了下眉,想想自己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负责开车的小兵看见自家长官终于从齐家出来,从打盹中惊醒,忙整理了下军容,下车开门。不过在看到副官的样子,差点笑出来,但被自家长官的一季眼刀吓到,想笑又不能笑,差点憋出内伤。


张副官想来想去,没去咬碎嘴里的糖,就这么一路含着。

不过,这桂花糖还真甜。


评论(4)
热度(189)

© Light | Powered by LOFTER